方法論

凱因斯曾提出:「假設有個選美比賽,民眾必須由一百張照片中,選出六張最美麗的面孔,比賽結果將以所有參賽者的平均為準,將獎金頒給個人選擇與總體平均最接近的人.因此,參賽者要選的,並非自己覺得最美的面孔,而是認為最能吸引其他參賽者的;而所有參賽者都如此看待問題.重點不是以自己的判斷為依據,甚至不是以一般觀點為依據,來選出最美的人。」市場行情本身漲跌與新聞等消息無直接關聯,與其高度攸關的是”大眾的反應”

索羅斯認為,市場總是有偏頗,他們代表著一種對未來的偏見,而且扭曲有雙向影響:不僅市場參與者以偏頗的觀點進行,而他們的偏頗也會影響事件的發展,由於參與者的認知本質上便是偏誤的,而此認知與事件的實際發展過程,兩者之間存在著雙向關係.

智能策略試圖偵測特徵值與傳導機制,在偏頗的市況下找出期望值高的配置方式,並多重交叉比對,跨市場比對所謂的”大眾反應”來增加投資決策的穩健性,特徵無絕對好壞,好壞與否需要看傳導機制與雙向反饋,常用的機制與反饋如下:

1.看等權(equal weight)指數,做市值加權(market weight)指數

大部分常見的ETF均為追蹤”市值”加權指數,例如SPY為追蹤S&P 500指數的ETF,S&P 500指數為”市值”加權,”市值”越大的公司,佔比越大. QQQ為追蹤Nasdaq 100 指數的ETF, Nasdaq 100 指數也為市值加權指數,市值越大,佔指數比重也越大,市值最大的蘋果在2020/12/18佔比大約13%.

由於指數編製原則,大公司佔指數比重大,小公司相對小,但小公司對於市場氛圍,行情好壞,與潛在風險相對於大公司敏感的多,在”等權”加權的指數,大小公司權重都一樣,相對”市值加權”較快速反映

舉例
使用S&P 500等權指數來偵測S&P 500 ETF(SPY)的買進/賣出時機,當等權指數由弱轉強之際,是不錯的買進(持有)SPY的時機
舉例
使用S&P 500等權科技指數來偵測S&P 500 科技指數ETF(XLK)的買進/賣出時機,當等權指數由弱轉強之際,是不錯的買進(持有)XLK的時機

2.看中小型股指數,做大型股指數

大部分常見的ETF均為追蹤”市值”加權大公司指數,例如SPY為追蹤S&P 500指數的ETF,S&P 500指數為”市值”加權的市值最大的500間公司構成的指數,”市值”越大的公司,佔比越大.

QQQ為追蹤Nasdaq 100 指數的ETF, Nasdaq 100 指數亦為市值加權,市值越大,佔指數比重也越大,市值最大的蘋果在2020/12/18佔比大約13%.

由於指數編製原則,大公司佔指數比重大,小公司相對小,但小公司對於市場氛圍,行情好壞,與潛在風險相對於大公司敏感的多,除了上述使用等權指數之外,在”市值”加權的小公司指數,相對”市值加權”大公司指數較快速反映潛在行情

舉例
使用羅素2000指數來偵測S&P 500 ETF(SPY)的買進/賣出時機,當羅素2000指數由弱轉強之際,是不錯的買進(持有)SPY的時機,2000家中小型公司會比500家大型公司來得敏感
舉例
那斯達克指數來偵測Nasdaq 100 ETF(QQQ)的買進/賣出時機,當等權指數由弱轉強之際,是不錯的買進(持有)QQQ的時機,那斯達克指數(不是Nasdaq 100),成分股3000多檔,會比100家大型公司構成的QQQ來得敏感.
舉例
使用歐洲600指數來偵測歐洲STOXX 50 ETF(FEZ)的買進/賣出時機,當歐洲600指數由弱轉強之際,是不錯的買進(持有)FEZ的時機,600家大中小型公司會比50家大型公司來得敏感

3.看債券指數,做股票指數

債券市場與股市的對應關係,尤其重要,其中,以美國核心綜合債券,美國長天期債券,與美債殖利率曲線變動方向最為攸關

美國核心綜合債券指數(Barclays US Aggregate Bond Index),代表ETF為AGG,組成分子大部分為政府債券,與少部分(約20%-30%)金融債,工業債,當股價指數(尤其是美國股市)由弱轉強,且此時若AGG也強,此時是不錯的買進(持有)美股的時機

美債殖利率曲線變動方向,對美股與國際股市影響力很高,殖利率曲線是指美國債券各到期年期與利率的關係,由於利息成本理論上跟借款年期有關,通常年期越高,利率越高,例如5年期利率比2年期高,10年期利率比5年期高,30年期利率比10年期高,此關係之變化可用來偵測股市之進出場

舉例
使用美債殖利率曲線的變動方向dex)來偵測不宜持有股票指數ETF的時間段,當30年期利率急遽下降,速度相較於10年期與5年期下降快得多,且10年期利率也呈下降狀況,(稱為Curve inverted),殖利率曲線倒掛不適合持有股價指數ETF,例如2008年9-11月,2010年5月,2011年8月,2018年10月,2020年2-3月

4.看景氣與總經指標,做風格股價指數

景氣與總經指標與股市風格指數表現息息相關,雖然短線上來看未必如此,每月來檢視則效果較明顯,然而指標數字並非有絕對意義,方向與變動是影響市場的關鍵 諸如:OECD美國領先指標, OECD歐洲領先指標與美國PMI,歐洲PMI,日本PMI數據

OECD領先指標全名為: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(OECD)綜合領先指標(CLI),綜合10個測量整體經濟狀況的指標,包括平均每週工作時間,新訂單,消費者預期,房屋許可證,股票價格和利率利差,採購經理人指數(PMI)可衡量製造業在生產,新訂單,商品價格,存貨,訂單交貨,新出口訂單和進口等狀況

舉例
當領先指標與PMI跟去年相比成長,與上一季相比也成長,則相對適合動能風格,總經狀況正在加速擴張,在市場波動未明顯擴大之下,有利持有MSCI美國動能因子ETF(MTUM)
舉例
當領先指標與PMI跟去年相比成長,與上一季相比減少,則相對適合品質風格,總經狀況可能開始趨緩,在市場波動未明顯擴大之下,有利持有MSCI美國品質因子ETF(QUAL)
舉例
當領先指標與PMI跟去年相比衰退,與上一季相比也衰退,則相對適合最小波動風格,總經狀況正在加速萎縮,在市場波動未明顯擴大之下,有利持有MSCI美國最小波動率因子ETF(USMV)
舉例
當領先指標與PMI跟去年相比衰退,與上一季相比開始成長,則相對適合價值風格,總經狀況正在進行潛在的復甦,在市場波動未明顯擴大之下,有利持有MSCI美國價值因子ETF(VLUE)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