方法論

凱因斯曾提出:「假設有個選美比賽,民眾必須由一百張照片中,選出六張最美麗的面孔,比賽結果將以所有參賽者的平均為準,將獎金頒給個人選擇與總體平均最接近的人.因此,參賽者要選的,並非自己覺得最美的面孔,而是認為最能吸引其他參賽者的;而所有參賽者都如此看待問題.重點不是以自己的判斷為依據,甚至不是以一般觀點為依據,來選出最美的人。」市場行情本身漲跌與新聞等消息無直接關聯,與其高度攸關的是”大眾的反應”

索羅斯認為,市場總是有偏頗,他們代表著一種對未來的偏見,而且扭曲有雙向影響:不僅市場參與者以偏頗的觀點進行,而他們的偏頗也會影響事件的發展,由於參與者的認知本質上便是偏誤的,而此認知與事件的實際發展過程,兩者之間存在著雙向關係.

智能策略試圖偵測特徵值與傳導機制,在偏頗的市況下找出期望值高的配置方式,並多重交叉比對,跨市場比對所謂的”大眾反應”來增加投資決策的穩健性,特徵無絕對好壞,好壞與否需要看傳導機制與雙向反饋,常用的機制與反饋如下:

1.看能源股指數,做債券指數

美國能源股指數,例如紐約交易所能源指數(XOI index), 將一籃子在紐約交易所,掛牌的能源股票,”價格加權”編制而成,價格加權之下,高價位的股票占比大,低價位占比小,通常能源股持續強勢代表油價預期不弱,間接推升通貨膨脹預期,對美國長天期公債ETF(TLT)後續走勢不利

舉例
舉例:使用紐約交易所能源指數來偵測美國長天期公債ETF(TLT)的賣出時機,當紐約交易所能源指數(XOI index)持續強勢,是不錯的賣出TLT的時機,尤其是當美國聯準會剛開完利率決策會議

2.看公用事業股指數,做債券指數

美國公用事業指數,例如費城公用事業指數(UTY index),將一籃子在紐約交易所,那斯達克交易所,芝加哥交易所掛牌的公用事業股票,市值加權編制而成,雖然市值加權,但該指數規定單一公司占比最高不能超過指數25%,前五大公司不得超過60%.由於公用事業股票配息相對其他產業高,年平均3%-6%不等,通常與美國長天期公債ETF(TLT),走勢有一定的關聯度.

舉例
使用費城公用事業指數來偵測美國長天期公債ETF(TLT)的買進/賣出時機,當費城公用事業指數(UTY index)由弱轉強之際,是不錯的買進(持有)TLT的時機,有時候市場對與配息的需求湧現,一籃子高配息公司會比少數美國長天期債券來得敏感

3.看中小型股指數,做債券指數

中小型股指數,諸如羅素2000指數,羅素3000指數,與債券有時呈反向關係,當中小型股持續強勢,是不錯賣出美國長天期公債ETF(TLT)的時機,若中小型股強勢,不太會對投資等級公司債價格造成太多賣壓

4.看景氣與總經指標,做風格債券指數

景氣與總經指標與債券風格指數表現息息相關,雖然短線上來看未必如此,每月來檢視則效果較明顯,然而指標數字並非有絕對意義,方向與變動是影響市場的關鍵 諸如:OECD美國領先指標, OECD歐洲領先指標與美國PMI,歐洲PMI,日本PMI數據

舉例
當領先指標與PMI跟去年相比成長,與上一季相比也成長,則債券相對適合投資等級風格,總經狀況正在加速擴張,在市場波動未明顯擴大之下,有利持有iBoxx投資等級公司債券ETF(LQD)
舉例
當領先指標與PMI跟去年相比衰退,與上一季相比也衰退,則相對適合公債風格,總經狀況正在加速萎縮,在市場波動未明顯擴大之下,有利持有美國長天期債券ETF(TLT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