方法論

凱因斯曾提出:「假設有個選美比賽,民眾必須由一百張照片中,選出六張最美麗的面孔,比賽結果將以所有參賽者的平均為準,將獎金頒給個人選擇與總體平均最接近的人.因此,參賽者要選的,並非自己覺得最美的面孔,而是認為最能吸引其他參賽者的;而所有參賽者都如此看待問題.重點不是以自己的判斷為依據,甚至不是以一般觀點為依據,來選出最美的人。」市場行情本身漲跌與新聞等消息無直接關聯,與其高度攸關的是”大眾的反應”

索羅斯認為,市場總是有偏頗,他們代表著一種對未來的偏見,而且扭曲有雙向影響:不僅市場參與者以偏頗的觀點進行,而他們的偏頗也會影響事件的發展,由於參與者的認知本質上便是偏誤的,而此認知與事件的實際發展過程,兩者之間存在著雙向關係.

智能策略試圖偵測特徵值與傳導機制,在偏頗的市況下找出期望值高的配置方式,並多重交叉比對,跨市場比對所謂的”大眾反應”來增加投資決策的穩健性,特徵無絕對好壞,好壞與否需要看傳導機制與雙向反饋,常用的機制與反饋如下:

股價波動指數,有時可當成資產配置的一員,最常見的為S&P 500 隱含波動指數(VIX),當市場恐慌大跌時,通常伴隨VIX的增高,代表ETF為ProShares波動率指數短期期貨ETF(VIXY),當市場有極端的偏誤狀況,通常是持有(買進)VIXY的時機,然而不宜持有過久,經常必須停利或時間到隨即出場

舉例
舉例:當殖利率曲線倒掛,VIX微幅增加,但股市並未大跌,有利持有VIXY
舉例
舉例:當科技股隱含波動大幅上升,VIX微幅增加,但股市並未持續大跌,有利持有VIXY例如:2018年2月, 2018年10月,2020年2月